定兴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定兴在线 首页 便民信息 查看内容

定兴文化名人故事

2013-11-5 10:47| 发布者: 定兴在线| 查看: 3739| 评论: 0|来自: 定兴宣传部

摘要: 乐师高渐离刺秦谱悲歌人物简介:高渐离,战国末燕(今河北省定兴县高里村)人,荆轲好友 ,擅长击筑(古代的一种乐器)。荆轲刺秦王时,高渐离与太子丹送之于易水河畔,高渐离击筑,高歌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 ...

    乐师高渐离刺秦谱悲歌

  人物简介:

  高渐离,战国末燕(今河北省定兴县高里村)人,荆轲好友 ,擅长击筑(古代的一种乐器)。荆轲刺秦王时,高渐离与太子丹送之于易水河畔,高渐离击筑,高歌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。”

  荆轲行刺失败后,高渐离改名换姓,受雇于人做杂役,后来还是被秦始皇知道,让人弄瞎他的双眼,让他在宫中击筑。高渐离将筑灌了铅,向秦王击去,可惜未中,被秦王所杀。

  印象中的高渐离,是电影《秦颂》中葛优塑造的那位乐师,可惜故事是虚构的。查阅史书,只有《战国策》和《史记》中有记载。提及高渐离,必然离不开荆轲刺秦。

  在历史上,行刺“千古一帝”秦始皇的不乏其人, 《史记.刺客列传》记述了5位著名刺客的经历,其中荆轲刺秦王的故事最是家喻户晓。还有一段尾声却鲜为人知,他是诸侯国几百年来“刺秦”大业的最后一位志士,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当年易水边荆轲高歌时在旁击筑的那位挚友?他延续了荆轲刺秦的悲歌,他就是高渐离。

  关于高渐离,司马迁写的不多,然而在这寥寥数语之后,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笑语泪靥!

  在定兴县委宣传部,记者翻阅了《定兴县志》,其中关于高渐离的记述,都来源于《战国策》和《史记》。在宣传部徐海涛的引领下记者来到高里乡政府,拿到了一本《定兴之珠——高里乡》,其中有一篇《燕国名士高渐离》,仔细读来,材料仍出自《战国策》和《史记》。恰巧在乡政府遇到了东高里村的支书和几位村民,随他们到了东高里村。

  据村民张振基介绍,高渐离是高里人,高里就是因高渐离而得名。现在高里分为东高里村、西高里村和高里店村,村民公认高家故宅坐落于现在的东高里村,也只有东高里村有高姓人,不过现在都迁往外地了。村东有约5亩地的老宅,地基高出周边人家一米左右,据说曾有高姓人居住,现在已人去屋空,荒草丛生。辗转联系到一位现在包头生活的高姓人,据村民讲应该是高渐离的后人,结果令人失望,据考证这家高姓祖上是明末才来到高里的,应该不是高渐离的后代。

  村民都以村里出过高渐离这样的名人为荣,不过因为年代久远,村里没有留下任何跟高渐离有关的遗迹。易水河畔,骄阳似火,记者的思绪穿越千年,解读战国第一击筑高手谜一样的一生。

  壮士刺秦留美名

  荆轲来到燕国,与一个杀狗的屠夫和一个叫高渐离的乐师交上了朋友。

  高渐离与荆轲和屠夫经常在燕国的街市里饮酒,酒兴正酣的时候,高渐离会操起乐器“筑”,荆轲则旁若无人地和着节拍唱歌,每到动情之处,二人相拥而泣。荆轲叹的是自己空怀一腔热血,高渐离则忧心强大的秦国将要灭燕。高渐离本是燕国一个乐师,击筑出神入化,自从结识了荆轲,总算找到了知音。

  燕太子丹不甘心被强秦亡国,遍求天下勇士,打算派往秦国行刺嬴政。荆轲答应了太子丹的请求,打算赴秦国刺杀秦王。他提出要带燕国膏腴之地督亢(今保定涿州、高碑店一带)的地图和秦国叛将樊於期首级作为面见秦王的见面礼。

  荆轲要出发了,易水岸边,太子丹和其他送行的人穿白衣戴白帽,高渐离击筑为荆轲送别。荆轲和着节拍唱起来: 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音乐为变徴之声,在场的人无不流泪。

  接着,音乐变为羽声,慷慨激昂的音调荡人心魄 。荆轲上车离去,没回过一次头。荆轲刺秦失败被杀,秦王命王翦伐燕,燕王喜杀太子丹献给秦王。第五年秦俘燕王,燕国灭亡。又过了一年,秦国统一天下,秦王嬴政登基立号始皇帝。燕太子丹与荆轲的朋友四散躲避,仍被秦兵到处搜捕。高渐离远离燕地来到宋子(今河北巨鹿),更名改姓做了下人。这家主人经常邀约宾客来家击筑,每到这时,高渐离都徘徊堂前不忍离去,并经常自言自语哪儿击得好哪儿击得不好。见此,主人招他来击筑。

  高渐离回忆起在燕国那些散淡而无所顾忌的日子,可以与荆轲、屠夫交朋友,可以在街市喝酒而酩酊大醉,可以和知音一同击筑唱歌,可以相拥而泣宣泄情感。那击筑练剑、饮酒醉歌的日子,是那么遥远,昔日的悲歌仿佛还回荡在耳畔……他拿出装在匣中的体面衣服和筑,改换容貌后来到宾客面前,众人都被他的气质所打动,更为他弹奏的乐曲而感动流泪。那筑声是急促的,有一种振奋,又透着一丝焦虑和不安。曲调忽而高亢,听得人血脉贲张。忽而跌宕,就像波涛涌动的易水;忽而雄浑,如同充塞天地的豪气;忽而哀婉,是朋友低语的诗,是话语永远诉不尽的悲伤与苍凉……

  高渐离击筑的技艺堪称完美,不论哪一次表演,都博得满堂喝彩,在场的人总是被他的音乐深深地感染。从此高渐离被宋子人奉为座上宾,大家轮流款待他。秦始皇知道了,爱惜他高超的技艺,赦免其死罪,熏瞎其双眼,让他专为自己击筑。

  高渐离的筑,是乐器,也是武器。每次演奏之后都受到嬴政的称赞,经常毫无顾忌走到高渐离身边。高渐离暗暗将铅块塞入筑腔里,伺机举筑砸向嬴政。未中,高渐离被处死。

  士为知己者死

  高渐离是荆轲的音乐“知己”,燕市之上的酒酣合歌,不需要言辞的诉说就已经灵犀相通。与其说他们旁若无人的相泣是怀才不遇的发泄,毋宁说是出于人性的自然表露,对人生无常的悲婉和慨叹。两人借助音乐和酒肉结成了“知己”,这是真正的“知己”:地位平等,心有灵犀。

  只有到了高渐离替荆轲复仇的时刻,刺客,才展现了他最深沉的内涵。只有高渐离的行刺才彻底成了和权势者毫无关系的一种行动,它只对“知己”效忠。这一行为也超越了刺客惯常的“义”的范畴,还原为一种最简单的友谊。

  司马迁记载的曹沫、专诸、豫让、聂政和荆轲,每个人都是为了一个权贵才去行刺的,只有高渐离,因为和荆轲的知己关系,在荆轲死后,才执著地继续行刺秦始皇。

  高渐离本是燕国的一位隐士,没有王孙贵族的赏识,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完成刺秦的使命。然而,为了友人,为了天下苍生,他忍辱负重,毅然选择了相同的道路,忍受目盲之痛,欲竟荆轲之憾事。论视死如归,不畏强暴,他与荆轲同样令人钦佩。

  高渐离隐忍负重,为故人遗志不惜拼命一搏,这才是士为知己者死,神圣而骄傲。桃花潭水,人间真情。有了高渐离的接踵而至,荆轲死得值!

  笃琴忠燕的一生

  高渐离是战国时代最杰出的乐师,其琴艺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,同时期有乐师闻其琴音,乃剖琴罢奏。可以说高渐离纵身入琴、化琴为身,正如他忠于燕国的坚贞一样。樊於期在听罢高渐离亲奏一曲之后,闭目自语:“听先生一曲,死亦足矣”,遂坦然将自己的头颅交予荆柯。由此可见,其琴不仅在于艺本身,而在于神,即非但入耳,而且入心也。

  对于高渐离来说,琴即是生命,然其笃琴的精神底蕴乃忠燕。燕国战败后,高渐离寓情于琴,将满腔郁愤融筑于音乐当中。贪心的嬴政欲夺其乐为己所用,这位热爱音乐的乐师,毅然断弦弃琴。他将那满载燕国人亡国之恨的琴,狠狠砸向贪婪、凶残的嬴政。

  琴即渐离也,所奏乐乃燕国乐也,琴连结了燕国与渐离。国不存,乐何存?乐不存,琴将何存?琴不存,渐离亡也。

  燕国最后一位慷慨悲歌式的英雄高渐离,击筑天下第一的高渐离,带着遗憾死了。他那激越慷慨、出神入化的筑声,却萦绕千年,带着他不辱其志的抗争故事,永远地留在人们的记忆中。

123下一页

漂亮

酷毙

雷人

鲜花

握手

最新评论

微信扫描,
以添加微信公众平台

微信扫描,
以添加微信公众平台

手机版|小黑屋|关于我们|商务合作|免责声明|联系我们|企业邮箱|Archiver|定兴在线

GMT+8, 2017-11-23 23:05 , Processed in 0.015838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ngxing.cn © 2008-2015 dingxing Inc

返回顶部